开元棋牌送彩金平台留学
读《疆埸碧血——陆军163师79年越战实录_
日期:2019-07-17 17:21    编辑:admin    来源:79军事网
2012年2月,香港利讯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战史著作《疆埸碧血陆军163师79年越战实录 》(注□□:埸□□□,读作yi□,第四声□,不是我们平时都熟悉的

  2012年2月,香港利讯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战史著作《疆埸碧血——陆军163师79年越战实录 》(注□□:“埸□□□”,读作yi□,第四声□,不是我们平时都熟悉的“场□”字□□。疆埸,诗经中就有该词,意为田地的界限,后引申为国家的边界、战场。元代后误写作“疆場(注意和□□□“埸”的区别)□”□□,后又简化为“疆场□□□”,延续至今)□□,作者是原陆军第55军163师副参谋长戴伦喜。相比于此前在香港出版的王志军著《1979对越战争亲历记》和倪创辉著《十年中越战争》□□□,戴伦喜的这本书没有经过出版商的炒作,也未大肆宣扬噱头,因而当时内地知道的人不多,主要是在对越参战老兵圈内口口相传。不过□□,该书是迄今为止在境外正式出版的同类题材著作中作者军阶最高的一部,具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史料价值。

  对于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先看一下作者戴伦喜自己的解读吧:□“《疆埸碧血》一书□□,是我在2009年2月17日参加163师湖南怀化籍转业□□□、为纪念对越自卫还击作战30周年聚会时□□□,因合法、有益活动受到当地某些部门无理阻挠,并听到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对这场战争的非议和不公正的评价,以及有损参战官兵形象的胡言乱语后,带正正义、带着气愤□□□、带着责任和带着战友们的嘱托,用了近三年时间,经过六易其稿才写成的□□□。□”

  关于该书的内容形式和写作过程□□,作者也有一段详细叙述□□□:“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我亲自参与制定163师作战方案和作战指挥全过程。可以说□□,本师在这场战争中打出了特色,打出了军威,创造了许多具有特色的战斗典范,涌现出了一大批可歌可泣的英雄模范,仅被授予英雄模范称号的单位和个人就有11位□□□。被广州军区授予英雄模范称号和一等功臣的单位和个人共计15个□□。这是参战部队29个陆军师被授予英模称号最多的一个师□□□。当然,也是在这场战争中打得最好□、歼敌最多、缴获最大的一个师。对163师在这场战争中的功绩,随便用一种形式,信笔简单地写点东西来记述它,我都觉得对不起烈士和流血流汗、英勇战斗的官兵们。起初,我用纪实文学形式,想把每个具体战斗的细节□□、战场上发生和出现的许许多多奇闻轶事,以及战场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写进去。然而□,由于本人才疏学浅□□□,对文学研究,艺术理解、写作技巧掌握,风格特点运用,以及个人的文化修养等都存在着很大差距,再加上其他一些客观原因的制约和影响,因此□,尽管我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写了近百万字的真人真事□□□。但在我回头看时,发现书稿中罗列、堆砌的同类型具体战斗细节和人与事□,以及战场上的轶事太多□。这样,不仅文字冗长□,杂乱重叠□,而且缺乏特色和逻辑性□□□。后来,我又改用小说形式□□□,对同类型的具体战斗细节和人与事,以及战场生活轶事,采取同类项合并,概括浓缩和以实为主,以虚连接的方法,写了一稿又一搞。但这样做的结果,又使书中的一些述事与战场上的真人真事产生一些细微的差异□□,失去了特有的真实性□□。最后我又采取报告文学的形式□□,以写真的手法□,对具体战斗和典型人□□□、典型事实施重点筛选,去粗取精,浓缩提炼和修饰完善的办法,几经反复□□,最终才把它写完。尽管如此,但由于时隔太久,本人对个别具体战斗细节和人与事的记忆难免不(会)出现误差,因此,书中仍然给人留下了一些不应有的遗憾□□。为此,敬请参战官兵予以理解和原谅□□。”

  作者如此一说就明白了□。《疆埸碧血》这本书采用的是国内读者比较熟悉的报告文学的形式,用纪实的方法写作而成□□□。也就是说,它不同于一般的亲历回忆录和纯粹的战史记述□□,而是在忠于史实的基础上融入了较强的文学性和故事性,其典型人物和事件是经过浓缩提炼再创作的□□□,若干细节上有一定的文学虚构成分,是反映历史真实的同时又兼顾艺术真实的一本书,这是读者在阅读时需要注意的□□。

  怎么样□□,有很浓的文学演义味道吧?实际上□□□,这本书在史料方面是非常扎实的,基本上反映了陆军163师参加79年对越作战的全过程□□,并且披露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同时在人物刻画上又相当富有演义色彩,特别是几个主要人物,个性鲜明□□□,妙语迭出,简直写活了,令人读来入胜□□□,不忍释卷。可以说□□□,成功的人物塑造,是该书最大的特色,也是有别于其他同类型作品的重要标志。

  书中着墨最多的人物,自然是陆军163师师长边贵祥了。此人是河北省香河县人,在抗战时期参加八路军,抗战胜利后随部队挺进东北,先后参加了晋察冀抗日斗争、东北解放战争和南下大进军的历史进程。他长期在“红一团”(即后来的163师487团)中战斗成长,作战勇敢,多次负伤,残废了一只眼睛,一刀一枪地沿着干部阶梯晋升,逐渐锻炼成为了一名智勇兼备的高级指挥员。在50年代初和60年代末,他曾经两次随中国军事顾问团赴越南支援和考察,熟悉了越军的战略战术、作战特点和亚热带山岳丛林的地形□□、气候等情况,为他十多年后带兵入越作战打下了重要基础。1970年1月,边贵祥被任命为陆军163师师长。他治军严格□,注重军事训练,不顾当时“左”的政治气候干扰踏实摔打部队,使163师虽历经政治动乱却仍保持了较高的战斗力。同时边贵祥作风强悍,尤其对干部要求极严,时常骂人,态度刻薄,对战士们则很温和,这就导致一些干部既恨他又厌烦他,私下里骂他“独眼龙”、“边瞎子”□、□“边太监”等□□。而热爱他的人,则喜欢称其为“老边师长”□□□。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边贵祥指挥163师骁勇直进□□,攻同登,克谅山,打过奇穷河□□,威兵震河内,创造了在东西两线个陆军师中歼敌最多□、缴获最大的光荣战绩□□□。战后,163师有4个单位□□□、7名个人被授予荣誉称号,同样成为了东西两线被授予荣誉称号单位、个人数量最多的陆军师□。然而□□□,由于边贵祥具有从不争功诿过的高风亮节□□,在他长期而辉煌的军旅生涯中却很少有立功受奖的记录。79年战后,战功卓著的边贵祥被调任为海南军区副司令员,离开了一线岁的边贵祥奉命转任海南军区顾问。1989年,边贵祥以副军职级别离休。2008年9月1日,边贵祥因病在广州军区总医院逝世,终年81岁。临终时,身边非常冷清。

  在本书中,作者以大量笔墨描写了边贵祥的经历、性格、治军特点、指挥艺术和人际交往,叙事过程极具现场效果□,具有电影文学剧本般的立体性。同时□□□,作者也表现出了对这位163师老首长的高度敬仰、缅怀之情,热情歌颂了边贵祥的正直性格和英雄本色,令人读来不忍释卷□。

  在书中居于第二位的主人公,就是163师的另一个灵魂人物,边贵祥的搭档师政委吴恩庆。他是河北玉田人,比边贵祥大一岁,也比边贵祥早参加八路军□,先进入“红一团□□”。吴恩庆作战勇敢□,颇有韬略,职务上升很快。边贵祥是排长时他是指导员□□□,边贵祥是连长时他是营长,边贵祥是营长时他是团参谋长,长期成为了边贵祥的上级领导□□□。建国后□□,吴恩庆被第一批选送到南京军事学院基本系学习。因为成绩优异,毕业后被选调到北京高等军事学院任战役系教员□□,后来又升为教研室主任□□。在高等军事学院期间,无论是讲课还是进行学术讨论,吴恩庆从不要讲稿□□□,滔滔不绝,深受好评□□□。执教近10年后□,吴恩庆被调任到广州军区陆军第55军当了副参谋长,不久又出任陆军163师政委。和边贵祥一样□□,吴恩庆同样治军严格,作风踏实,最讨厌弄虚作假。一旦发现,不论是谁,批评起来从不讲情面,很多人都在他手下吃过苦头。有一句顺口溜在163师传了许多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吴政委来检查”。因此,吴恩庆又被部下们在私下里称为“吴马列”。吴恩庆平素注重军人仪表□□,器宇轩昂,不怒自威。他思维敏捷□□,出口成章,下笔成文,才华横溢,深得部下敬佩。还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的时候□,院长就很欣赏吴恩庆,后来他回北京高等军事学院任职后还特意将吴恩庆调了过去。按理说□,吴恩庆应该在军中大有前途□□□。然而□□,吴恩庆曾在文革期间参加了军事学院的造反行动,得罪了某位当时受冲击的军界高层人物(据说是花帅),从而使吴恩庆被贴上了“造反派”的标签□□。在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163师战绩辉煌,居功甚伟的吴恩庆却没能得到晋升,反而被调到桂林陆军学院担任政治部副主任,后来早早退休□□。1998年,吴恩庆悄然离世,带走了一代儒将的历史绝响。

  作者在书中详尽铺叙了吴恩庆与边贵祥的历史关系、工作默契及战友情深,显示出对吴恩庆的治军风格和指挥特点的赞赏。其间还加入了众多场景对话□,妙语连珠,把两位主要人物都塑造得性格鲜明□、好恶毕露,着实有引人入胜之感□□□。对于吴恩庆这位老政委,作者同样倾心追忆□□,热情讴歌□,字里行间还透出了对其后来遭际的不平惋惜之情□。

  书中的第三个主人公,是163师的副参谋长代仁曦。这位有点奇怪,如果查一下79年时163师各级领导的履历□,便会发现并无此人。那作者怎么会写这样一个人物呢?实际上理由不要太简单。代仁曦□□,戴伦喜□,名字是不是有点像□□□?猜对了,这个代仁曦正是作者本人在书中的易名托身人物□□,好以此来展开身手对该人该事进行详尽剖析叙述。这也是本书采用报告文学形式的好处,在历史真实中蕴含艺术真实,作者以真身虚构来浇自己心中的块垒□,实在是设计得妙!

  在作者笔下,代仁曦是个“40后”,到79年时约35、6岁左右,入伍已经20年□。他长期在第55军和163师服役,曾经两次被选拔到军校学习□□□,参加过抗美援越□,历任过军师作训参谋、师作训科长、副团长、师副参谋长、代理团长等职,为人精明强干□□,有实战经验□□□,富有韬略□,勇于创新,深得边贵祥和吴恩庆的器重。书中最能体现代仁曦能力的,就是他在当师司令部作训科长时,应对师长边贵祥提出的关于当年全师战略训练工作时的想法和建议□□□,书中这样写道□:

  “代仁曦说我国现阶段实行的是义务兵役制,服役期限为3年。我们每年花费不少人力□□、物力和心血进行教育训练,但士兵们刚刚掌握基本作战技能时又走了。老兵一走,新兵就来。这样年复一年□,年年从头训起□,这样循环往复的训练其实年年都是在训练新兵,部队军事素质、作战技能始终停留在一年兵的水准上□□。打起仗来,部队的战斗力可想而知了□。因此,他建议把训练重点转移到训练干部和训练战斗骨干上来□□□,实行科学分训,有主有次□□□,有分有合,先分后合。即一手抓干部和师司令部训练,一手抓战斗骨干集训□□。在训练体制上□□□,组建一个干部教导队和一个战士骨干教导队;在训练内容上,干部突出研练兵法和作战指挥,并侧重训练干部分析判断能力和快速反应能力,组织诸兵种协同作战能力以及师团机关□‘四会’□、□‘两能’和一专多能训练□。骨干教导队突出班(组)战术以及教学法‘四会’训练,使其能接任复员□□□、退伍的正副班长,二至三年的新老兵则在第一年训练课目的基础进行复训□□,抓巩固、提高、发展□□□。在方法上采取先分后合,先易后难。在时间上,每年划分为两个阶段。即:每年10月份以前搞分训□□□、打基础□,后两个月实施分级合练,从班演练至连□□、营;师、团重点进行首长、司令部带通信工具和部分实兵演练。边贵祥采纳了他的建议□□□。

  这项训练改革在全师收到了良好的效果,总参谋部和广州军区分别转发了他们的经验和推广了他们的做法□□□。从此,边贵祥就经常同代仁曦在一起研究、探讨干部训练和作战指挥问题。”

  虽然代仁曦军政素质全面,且为人谦和,在全师官兵中威信较高□□,但却长期得不到应有的晋升。早在1973年的时候□,边贵祥等师领导就推荐代仁曦为本师副师长兼参谋长□□□,但在上级那里却卡住了□□,原因是代仁曦有“上了贼船”的嫌疑。实际上这是一个莫须有的冤案。1969年9月,一家曾由江西省革委会主任、江西省军区政委程世清陪同,重上井冈山参观□,还留下了“壮志坚信马列□□□,岂疑星火燎原”的翻案诗篇。当时代仁曦在第55军215师司令部作训科任副科长□□,随部队调入江西执行“三支两军”任务。奉上级命令,他率干部连赶赴井冈山黄洋界,在附近山头上担负对一行的警卫任务□□□。在此过程中他既没有与等人见过面□□□,也没有谈过话,连电话都没打过□□□,完全根据上级命令行事,何来的“上了贼船”呢□□□?这种控告不过就是捕风捉影。但某些上级领导看不惯代仁曦书生气十足的作风,对他有很深的成见,于是就以此为借口压住代仁曦的升迁□。到了79年163师开赴边境准备作战时,领导机构要调整适应战时需要,边贵祥和吴恩庆再次向上级报请提升代仁曦为该师参谋长。然而上级还是不同意□□□,只让代仁曦暂时代理参谋长□□,不久又从北京空降下来了新任163师参谋长邢世忠,让人简直没脾气。

  在作者的笔下,对代仁曦(实际上是对自己)的人生遭际饱含同情,对那些靠吹吹拍拍得以升迁者则满怀愤慨与谴责。如此的人生逆遇□□□,使得战前的代仁曦已经有些心灰意冷了□。他甚至对边贵祥和吴恩庆提出,打完这一仗后□□□,只要自己能活着回来,就请二位首长高抬贵手,让他转业□,解甲归田。可以看出,当年的一些事情让作者戴伦喜是何等的耿耿于怀!因此,他在书中对新任师参谋长邢世忠的描写就有点情绪化□□□,里外透着些不是味道□□。而实际上邢世忠在这次作战中表现算是不错的,后来还官运亨通,一直升到国防大学校长配上将军衔,成为了79年战时163师领导班子中升迁最高的人。2008年时163师“红一团”“狼牙山班□□”香港籍老兵王志军写成了《1979对越战争亲历记》的书稿□□,想在国内出版□,还是走的老首长邢世忠的门路,得以与国防大学出版社取得了联系□□□。双方开始谈得比较不错□□,只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该书最终未能在国内出版,仍拿回到香港出了,在对越作战30周年之际还引起了海外同好的广泛关注。

  尽管代仁曦怀着这样消极的心态上了战场,但很快就恢复了一名优秀的军人本色,在师部协助边贵祥□□□、吴恩庆等师领导指挥作战,尽心竭智□□□,攻坚克难□□□,驰骋疆埸,终于取得了这次自卫还击作战中师级单位的最佳胜绩。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则国家兴矣。虽然作者戴伦喜在书中描写人物和某些社会现象时不乏臧否的个人情绪,但都是从积极的意义出发□,对这个国家、这支军队都充满了深深的热爱,希望她们都能更好,位卑未敢忘忧国,显示了一个军人的朴素情怀。要想尽情欣赏这种深沉的情感和精彩的战斗故事,至此笔者已无能为力了,只能由各位读者淘得此书,展卷细品了。

  除了上述三位浓墨重彩的主人公外,书中还以不同篇幅描写了一大批人物,俱是性格各异□□,艺术形象生动鲜活。如豪爽贪杯的广州军区司令员□□、谨慎持重的第55军军长朱月华、耿介倔强的163师副师长李万余□、初经战阵略疏经验的163师参谋长邢世忠、英武善战的163师487团团长邓忠华、养伤未愈便返回部队参战的487团5连连长高峰□、外号□□“愣头青□□□”的战斗英雄487团5连副连长周元生□、勇猛顽强的战斗英雄487团5连2班班长马旭旺、□“赵蒙生□□□”式的487团5连2班副班长吴仁、退伍后又自愿归队参战的487团5连2班战士秦裕厚□□□、聪明机灵的163师作战科长林亦鹏、书生气十足的163师政治部副主任耿书生□、诙谐幽默的支前民兵营长河新安□□□、性格狡黠的华侨翻译黄泽南、俏皮活泼的163师电侦大队女技侦员刘静等。作者通过大量场景对话塑造出了不同的人物形象,将重大历史事件通过人物活动层层推进,从而全景式的展现出来,这是该书一个极大的成功之处□□。

  在成功刻画各色人物的基础上,《疆埸碧血》还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这在同类题材作品中是不容易见到的□。这些历史细节又是通过报告文学式的语言描叙出来□,因而显得更加立体生动□□□,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当然,其中很多历史细节是以往没有披露过的,在史料上属于孤证范畴,可信度要稍稍打个问号,还需要更多的史料来证明□□。即便如此,《疆埸碧血》的遗珠仍有着极为重要的史料参考价值□,在中越战争史研究领域里占有着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下面笔者就简单介绍其中的一些精彩情节□□□,以飨读者。

  一、163师输送路线的选择。根据和广州军区的命令,陆军163师于12月21日从粤东驻地出发,采取摩托化行军向广西边境开进。在此前制定摩托化开进方案时□,司令部人员提出有南、北两条路线可供选择□□。第一条是南线□:东起广东普宁县池尾镇,先走325国道,经惠州、广州、佛山、阳江、湛江、钦州□,然后走210国道,经南宁,再走327国道□□□,经宁明至凭祥□□□,全程1520多公里;第二条是北线国道经肇庆□□,再转走省道□,经阳春、茂名至钦州□□,然后北上走210国道至南宁,再由南宁走327国道经宁明至凭祥,全程1580多公里。如果要经铁路输送,就要先摩托化输送至樟木头或广州东站,再先后走京广线□、湘桂线和南(宁)友(谊关)路至凭祥,全程要超过2000公里。司令部人员的意见是走南线好,线路直□□□、路面宽□□、弯道少,路面平整,行道树多,便于隐蔽开进。

  边贵祥则有不同看法。他认为除了要判断道路的优劣外,还必须考虑沿途过渡的江河水文□,既要看到有利之处,又要看到不利之处□□□,然后进行综合权衡。如走南线便要经过龙江渡口□、九江渡口□□,走北线要经过马房渡口□。其中南线米;龙江渡水面宽约600米□,水深和流速与九江渡相差不大。如果使用现有的平板渡船,全师1200多台大卡车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渡完?架设浮桥需要多少大吨位平板船□□□?上哪儿去调集□□?即是能调集到又需要多长时间?给船民造成多大经济损失?需要多少军费开支补偿船民□?如使用舟桥部队,军、师两级则无法完成,从哪里调集那么多舟桥部队?这是其一□□。其二,南线距海岸线近,沿路地形开阔,易于被敌侦察卫星从空中和海上发现。其三□□□,南线沿途城镇多,人口稠密□□,车多人多,影响行车速度的因素较多,行车安全系数小。走北线□,尽管路况相对差一些□□□,里程相对要远几十甚至上百公里,但该线都是河谷、山川公路,沿途居民少□□,车流量不大□□□,加之山高树多,行动隐蔽□,不易被敌侦察发现。特别是该线只有一个西江上的马房渡口□□,水面宽约300米,水深8米左右□□□,流速是每秒1.8至2米,水面比较平稳□□□,河床岸沿不高,舟桥部队架设浮桥比较容易。但缺陷就是路窄、弯多、视线不良,行车速度慢,安全系数小。综合分析□□,对照比较,边贵祥主张走北线。在将南、北线和铁路输送全部做成详细方案上报军审批后,上级最终批准163师走北线向战地摩托化开进。此后经过7天全程1540公里的摩托化开进□□□,163师顺利地进入了广西边境预定集结地域□□□。

  二□□□、开进路上“方便”的难题。163师向广西战地摩托化开进前□□□,按规定全师官兵都要把腹腔排空□□,途中尽量控制喝水,每行车4个小时可以休息一次。为防止路上有意外情况,每台车上都预先准备了木质加盖马桶和用竹筒、40火箭弹空筒制造的导尿管。然而,在颠簸的车厢内和众目睽睽之下□□,有些人不好意思使用,有些人用上了却是拉不出、撒不了。因此,每到休息地域时□□,只要卡车一停稳,官兵们就争先恐后地从车上往下跳,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公路边,一字排开,手忙脚乱地从裤裆中掏出“金枪□□”□,开始成弧形急促射,一喷就是几米远□□□。而排出的尿液则在公路下边汇成□□□“洪流”,蔚为壮观□□。最有意思的就是每到一个宿营地□□,官兵们一下车不是先找住房放下背包和装具□,而是先找厕所□。不管男厕还是女厕□□,都争先恐后往里挤□,有时一个露天茅坑竟然三五成群的人同时享用。书中写得精彩,□“几瓣或十几瓣屁股围成一圈□□,水面映出的像一朵朵绽开的莲花”(真有这么臭的□□□“莲花”乎?)□□。那些没有抢到位置的就只好狂奔到野地里和树林中解决,还有实在憋不住的找个土坎便“释放”开了。完事后再用茅草树叶、黄土泥沙将排泄物掩埋起来,因此在每个宿营地四周都留下了一片片的“地雷场□”□。

  更麻烦的是那些女兵们□□。书中写道:“最为难的还是那些女军人们□□,她们在找不到厕所和没有地形地物可以隐蔽时,就三五成群围成一个圆圈,用随身携带的雨布或防潮用的草绿色塑胶布围起构成临时露天厕所,大家轮流做围墙支柱和轮流到围墙内的天坑蹲点□□。有时因交换动作失误而暴露“目标”□,往往弄得集体起哄□□,或则互相埋怨□□。”

  三、宴请许司令□。1979年1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广州军区司令员在军区参谋长周德礼、第55军军长朱月华和边贵祥□、吴恩庆等人的陪同下□□,秘密登上友谊关旁边的金鸡山察看同登当面的地形和敌情□。看完地形后,边贵祥、吴恩庆又陪同一行乘车来到了距离友谊关不远的163师指挥所。中午,在1960年代修建的中国援越军供站机关餐厅宴请了等首长。代仁曦负责根据的喜好专门制定了午宴食谱□,菜式简单而丰富:四小碟是油炸花生米□□□、野菜□□□、油炸蜂蛹和鹌鹑肉,热菜是斑鸠肉、黄焖红边龟、爆炒野鸡和野山菌汤,还有两瓶茅台酒。野味加茅台,正是的最爱□□□。这顿饭吃得非常高兴□□,答应让军区后勤部设法多从内地给163师采购一些生活物资来□□,并问边贵祥有什么困难和要求。边贵祥张嘴就要炮弹,而且各种口径的炮弹都要,数量越多越好。不禁乐了□□□,问道:“你是不是得到有关这方面的消息了□□□?”看边贵祥笑而不答□□,又说:□“看来你的消息很准确。这样吧,我给军区军械部打个招呼,你能要来多少,就看你的关系和本事了。□” 边贵祥兴奋地站起来答道:□□“谢谢司令员的关照!□□”

  四□、红箭73反坦克导弹参战。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有一个反坦克导弹连在东线同登、谅山方向参战□,然而战例资料中一直未明确该反坦克导弹是什么型号。当时国产最先进的反坦克导弹是根据苏制AT-3反坦克导弹仿制和改进而成的红箭73,但由于1978年才设计定型□,还没有批量装备部队。《疆埸碧血》一书的126页则明确记载,“(163)师反坦克预备队由师85加农炮第9连和红箭73反坦克导弹连组成……负责打击敌坦克和装甲车及运兵火车□”。比较可惜的是,红箭73反坦克导弹虽然参加了这次自卫还击作战,但由于配置和敌情等原因,却没有找到机会真正干一下越军的坦克。

  五、边贵祥遭暗杀威胁。163师到边境集结后,已被越南特工部门侦知。边境当面的越军竟然在堑壕里用高音喇叭大喊:□□“消灭163□□,活捉边瞎子”、“打到凭祥吃早饭□□□,打到南宁过春节”、“谁提边贵祥的人头来,就给3万美金”等等□□□。边贵祥很奇怪,我的情况敌人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师政治部保卫科经过调查,发现事情是这样的:凭祥市某供销社领导原来是陆军144师(即163师前身)430团的干部□□□,当163师后勤人员到供销社采购东西时□,某领导就借机打听边师长的近况。为了证明自己曾是“红一团”的兵□,他讲了很多“红一团”的历史□,并说出了边贵祥的一些战斗故事,以及相貌特征和性格特点,甚至是爱吃什么水果等。因为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大家听得津津有味,一传十□□□、十传百,边贵祥在凭祥的消息就走漏出去了。更为严重的是,公安部门还来了通报,说越南特工已潜入凭祥,准备寻机刺杀边贵祥□□□。赏格都定好了:捕获边贵祥者奖励美金3万元,官升三级□□;击毙边贵祥者奖励美金2万元,官升两级□□。而且越南特工活动频繁,还在水果中注射毒剂和在食品、蔬菜、作料里投毒□□,弄得人心惶惶□□□。部队再要采购生活物资须实行定点供应、重点检疫□□□。结果师部当天中午做好的饭菜被全部倒掉,又重新采购食材经过检疫才进了厨房,领导们中午都饿着等了多时□□□。边贵祥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不久□□,越南特工部门就把边贵祥人头的赏金提高到了5万美元)

  六□□、又一个“赵蒙生”。在电影《高山下的花环》中,、9连指导员赵蒙生的母亲临战走后门,要把自己的儿子调回后方□□□。结果引起了雷军长的雷霆震怒,当着广大指战员的面痛斥这个“神通广大的贵妇人□□”□,并怒甩军帽,“我偏要她的儿子第一个扛着炸药包,去炸碉堡□□!”这一情节震憾了很多观众的心灵,给他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高山下的花环》毕竟是小说和电影□,但在《疆埸碧血》一书中,却出现了一个现实中的“赵蒙生□□□”。边贵祥的老领导、原“红一团□”某团长□□□,曾任国家机械工业部领导□□□,在文革中被迫害至死□□□。他的遗孀李红华在国家医疗管理机构担任领导,曾经通过边贵祥的关系将独生儿子吴仁送到163师□□“红一团”当兵。结果要打仗了,李红华就把电话打到边贵祥的师部,要把儿子调回后方留守或调回北京□。边贵祥开始是婉言谢绝,说这样做会动摇军心□□,不合适。李红华就连说带哭□□,苦苦哀求。见边贵祥还是不通融,她便开始撒泼,骂边贵祥没有良心,知恩不报□□□。边贵祥的火爆脾气也上来了□□□,在电话中生硬地斥责了李红华,然后怒挂电话。不久李红华又把电话打过来,转而对边贵祥采取以情动人的软化工作。边贵祥觉得毕竟是老领导的遗孀,也是老熟人□,硬顶不是办法。于是他首先承认自己刚才的态度不好□,向李红华道歉,然后把选择权甩给了吴仁□,说要征求他的意见□□,如果吴仁自己要走□,边贵祥肯定放人,这才暂时挡住了李红华□。后来边贵祥将这件事告诉了吴仁□□□,吴仁非常气愤,坚决拒绝了母亲的要求,留在部队参加作战。在战场上,吴仁表现得英勇顽强,像电影中的赵蒙生一样□□,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洗雪了身上的耻辱。

  七□□□、60多名干部子弟歃血宣誓。原“红一团□□”老团长□□、55中校高德胜的儿子高峰在487团5连当连长□。由于战前在训练新兵投放炸药包时出现险情,为抢救战友而被炸伤了左手,不得不住进了医院。马上就要临战了,部队中就起了一些传言,说高峰怯战怕死,借伤重转院□,回避参战。而实际上高峰伤势未愈就偷偷跑回了部队,手上包着绷带继续给战士们讲解和做示范动作。为了澄清不实传言,经高峰请求和团党委研究同意□□,全团60多名县团级干部子弟出身的官兵集体组织□,在487团的战斗誓师大会上面向全团列队,咬破中指在一块丝绸白布上血书签名,表达了杀敌立功的决心□□。团政委刘远节将这份血写的军令状举在空中,用力挥动,全团官兵齐声发出了高昂激越的呐喊。由边贵祥领唱,该团2000多名官兵唱起了激越的□“红一团”团歌:

  八□□□、副师长李万余坚决请缨带尖刀营穿插。自卫还击作战发起时,163师突击方向成功的关键之一,就是及时插到同登东南侧的探垄,切断通向谅山的1号公路和铁路,形成对内对外防御,阻击同登越军南逃和谅山越军北援。在师部领导开会分工时□□□,边贵祥□□□、吴恩庆决定由副师长周锡明与副政委唐荣群去488团加强指挥,负责带部队穿插抢占探垄。然而被分派到后方指挥所的副师长李万余不干了,散会后不走,坚决提出要去穿插部队带尖刀营。李万余时年52岁,在战争年代屡立战功,曾独胆斗群敌,是有名的战斗英雄□□。由于长期的征战劳累,他的身体状况较差,但斗志不减当年,一听到打仗精神头反倒更足□。吴恩庆出于照顾他的身体□□□,劝说了半天□□,但李万余毫不让步,梗着脖子说:“我非去带穿插尖刀营不可,你同意更好,不同意我也要去□□。你能治我不守纪律、不服从命令之罪□□,但制止不了我去带穿插尖刀营的决心和行动□!”说完,气呼呼地就走了,弄得吴恩庆哭笑不得。后来吴恩庆只得去找边贵祥商量□□□,最后又做了周锡明副师长的工作,让他和李万余对调了一下□□□,老将李万余这才心满意足。他很快下到了担任穿插尖刀的488团3营,精心组织战斗准备工作。在攻击发起前,李万余叮嘱全营指战员□,沿途不要恋战□□,不要俘虏□,全速向指定位置前进。话未落地□□,就已显出了腾腾杀气□。因为李万余在这次作战期间表现突出□,战后广州军区给他荣记了个人一等功。

  九、缴获“飞虎团”军旗。坚守同登的越南人民军第3师12团曾获□□□“英雄团□□□”称号,并有“飞虎团”之称,擅长进攻,能打近战、夜战□□,是越军中的一流部队。自卫还击作战打响后,163师各部迅速穿插分割,当天就基本完成了对同登守敌的合围□□□。489团2营攻占了一座前法国殖民者修建的灰色围墙大院,在审问俘虏时得知,此为原为“飞虎团”的指挥所,现其指挥人员已转移去了探某的预备指挥所□□。6连在进行仔细搜索时,于地下会议室的墙壁上发现了一面朱红色的长方形旗帜,上绣有越南人民军军徽和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华南猛虎。这就是“飞虎团”的军旗,至此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利品。

  十□□、部队执行群众纪律遭到越南老百姓袭击。在自卫还击作战前,上级制定了比较严格的战区群众纪律,要求部队实现军政双胜。不料真正进入越南境内作战时,就出现了很多意料不到的情况。《疆埸碧血》一书中披露:□□“(489团)8连1班副班长陈锡明搜索一条小巷时□□□,发现路边躺着一名身穿便服满身是血的中年男子。他认为是当地负伤的市民,于是急忙取出随身携带的急救包去给这位伤者包扎。他万万没有想到,就在这为这个男子疗伤时,他腰间的手榴弹却被这个‘平民百姓’偷偷地拉响了,一个好心的中国士兵如此死于‘爱民、怜民’的行动中。9连卫生员在给一位受伤越南老妇人注射杜冷丁时□□,也同样惨死在这个老妇人的毒手之下。此后官兵们放弃了所谓‘爱民、亲民、为民’的思想,懂得所谓政策在本国与异国、本民族与异民族存在着根本差异□□。”

  十一□□□、老边师长妙语辨俘虏。初战同登后,163师部队抓到了不少各色人等的越南人,已经被集中到一起□,正在甄别其身份,是军人□、特工、民军还是老百姓□□□,或亦有没有中国边民在里边。然而负责这项工作的师政治部副主任耿书生却在电话里向吴恩庆诉苦:□□“政委,这些人只有长相不同、男女性别不同□、年龄不同、胖瘦不一、高矮不一能看得出来□□□。对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家来说□,谁是军,谁是民,除非他们自报和互相揭发,实在很难分得清楚□□□。我们这些人虽然做了许多启发疏导工作□□,但他们都不愿意自报和相互揭发。”

  由于电话中的声音很大□□,在师部行军床上躺着休息的边贵祥也听到了□。他一跃而起□□□,对吴恩庆说道:□□“这个书呆子□,真够呆了□□。来□,把电话给我,我跟他说!”边贵祥接过话筒,大声说道□□:“你真是个名实相副的书生,呆的像个傻大帽。我告诉你,军民之分□□□,一看肩窝,当兵的人经常打枪,在肩窝上有枪托抵压的痕迹,肩窝皮肤粗糙而坚硬;二看头部□,军人经常戴帽子□,额头至太阳穴□、后脑勺有道圈痕,黑白虽然不很明显,但能分辨得出来;三看右手食指,军人经常打枪□□,右手食指扣压扳机较多,第二道关节皮肤较粗较硬,纹路相对模糊一些□;四看双脚,军人经常穿鞋□□□,尤其是越军穿塑胶和橡胶轮胎带状凉鞋较多,脚背上交叉条纹黑白痕迹颇为明显。这些你听清楚了,记住了没有□?”

  耿书生听后又问道□□:□□“听清楚□□□,也记住了。不过你讲的都是区分男人的标志和特征□□。那么□□□,女人又有哪些不同特征?□□”

  边贵祥听后是又好气又好笑□□:“我说你呆□□□,说你傻□□,不冤枉吧?那么我问你,你看过你老婆的裸体没有?□□□”耿书生不免有些生气:□□□“别拿我和我老婆取笑好不好!□□□”

  旁边的吴恩庆与前来寻诊的值班医生听了这话不禁都大笑起来。边贵祥则一本正经地诲人不倦□□:□□□“我说耿呆子,你别想歪了,也别生气,我不是拿你开玩笑□□,我是在跟你说真的,是要你根据女人的特点和婚前婚后、育前育后的差异进行对照、比较□、鉴别□。假如你们真的缺乏这方面的知识,我就教你,你好好听着:一看肩窝□□,与检查男军人一样□,但女人皮肤要细嫩一些□,肩窝容易有枪托抵压的紫红色淤血斑痕□□□;二看乳峰和乳晕,越南女军人在一线连队较多,而且年龄都不大,未婚未育的人多□,没有奶过孩子的女人乳房坚挺而不下垂,乳晕尖小□,颜色暗红而光滑,纹路细小而暗淡□。奶过孩子的女人则相反,尤其是乳房松软而下垂,乳晕多成杨梅状和猪肝色比较明显;三看小腹□,怀过孩子的女人小腹有鱼鳞斑,皮肤粗糙,腹部脂肪较厚,皮质松软□□,未婚未育女人却无此特征□□□;四看双手,女军人不做家务,不搞生产劳动□,手掌手背皮肉细嫩柔软,手掌无茧子。越军女军人喜欢染指甲,指甲上有各种不同颜色的痕迹。这些与平民百姓不同的特征一看就清楚了□,有何难分辨的呢□?听懂了没有□□?”

  耿书生这回听明白了,非常高兴地谢过师长□,放下电话就去组织继续对俘虏进行甄别。通过将边贵祥传授的经验进行对照检查,很快就把俘虏里面不同身份的人分辨出来了□□。

  在师部的边贵祥放下电话后还不忘调侃一下耿书生:“这个书呆子□□□,真够呆的了。连这点生活常识都不懂□,难怪他老婆总说他像个木头人一样□□□。”在场的吴恩庆等人听后不由得哄堂大笑□□。

  十二、“边瞎子□□□”和“吴马列”联合抗命□□□。在初战同登准备打敌反扑期间,军政治部传达了军首长的指示□,要求163师“将在同登战斗中缴获的汽车□□、摩托车、推土机□□、挖掘机等车辆□、机械设备和抓来的‘老百姓□□□’统统送回同登□□。并让翻译向当地民众做好宣传解释工作,以此扩大对外影响□□□,使越南人民,甚至让全世界的人民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正义之师、仁义之师,不仅爱护关心越南人民,同时也爱护越南人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当时边贵祥正在指挥所里睡觉,值班的吴恩庆接到指示后感到十分疑惑,又让人再次确认了一遍。在得知上级的指示千真万确后□□□,吴恩庆不禁嘲讽地说:“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古今中外的历史上还没有这种荒唐的先例(注:岂不闻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之后乎?),真亏这位天才的政治家能发明这种贻笑天下的伟大创举!□□”他命令师政治部王主任不执行这个命令,并给出了理由:“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凡是打过仗的人都应该想得到。第一,我们不能让官兵们白白地去送死□。眼前这一块地面是战场,现在同登的残敌和散兵游勇甚多,我们把俘虏、车辆和机械送回去□,我们派出的官兵们不就是变成了枪靶吗?他们还能活着回来吗□?第二,我们不能去给敌人送情报。你知道,我们对抓来的俘虏在往后方押送时都是从我们阵地上路过的。这些俘虏对我们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系等等都看在眼里,这个时候把他们送回去,实际上是向敌人提供最真实、最准确的情报;第三,同登现在根本就没有越南政府官员和老百姓□□,更无新闻媒体的人,我们去向谁宣传?能达到扩大政治影响的效果吗□?第四□,古今中外对待俘虏和战利品都没有无条件地退给敌方的先例□。对俘虏的处理□□□,按照国际法的要求,战后在国际组织的协调和监督下实行互相交换。□□”

  王主任担心军首长坚持要163师执行这个命令,有些犹豫□□□。吴恩庆又说:“你还可以再作进一步解释,说这些人员成分相当复杂,他们之中有化军为民的正规军□□、公安军、特工□□□、民军,也有被抓去当役夫的老百姓□□,他们之中还有中国的边民和华侨。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对他们进行甄别和分类,待我们查清以后□,再选择适当时机□,精心组织遣送。□”

  这时,在旁边行军床上睡觉的边贵祥突然说话了:“查清了也不送,这是关系到我们官兵生死存亡□□、战争胜败的大事□。对此,我宁愿承担抗命不遵,甘受军法处置的罪名,也不愿意看到成千上万的官兵们将来会惨死在敌人的枪炮之下□□□!”见师长、政委态度坚决,王主任只好回头再去和军首长汇报。

  后来□,还真有一位军副政委把电线师指挥所,追问执行命令的情况□。边贵祥回答说命令没有执行□,并据理力争道:“理由很简单:第一是明摆着要我们的官兵白白的去送死□□;第二是出中国高级军官的丑;第三是出国际洋相,有损中国军队高级干部的形象□。这种命令我无法理解□□□,也无法执行□□□。”那位军副政委生气了:“你要知道,军人是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就在这时□□□,指挥所里的另一部电话狂响起来□□。值班参谋一接□□,是敌人发起了大规模反扑,前线要求炮火支援。边贵祥一听就把手中的电话扔了,马上开始部署抗敌反扑。不一会军副政委又打来了电话,边贵祥不耐烦了,命令值班参谋:□“你把电话给我放下□!”值班参谋只好对电话说师长正在指挥部队打敌反击□□,然后才挂上了电话。

  边贵祥余怒未息□,嘴里骂骂咧咧地说:□□“这种人脑袋中不懂得如何打仗,只会想出这种歪门邪道□□□,真成事不足!”旁边的吴恩庆听了,劝边贵祥说□□:“不要意气用事□□□,有理也不能用这种态度和语言对待上级首长。你要知道,挨整受气的日子也是不好过的□,不要只图一时口快。□”边贵祥愤然表示:□“打完仗□□,最多把我师长撤了,送去“五七”干校劳动,或要我解甲归田,除此□,他还能把我怎么样?!”

  十三□、吴恩庆不让报伤亡□。同登战斗进入攻坚阶段之际,残敌坚守鬼屯炮台、探某阵地群、339高地等核心阵地□□□,以交叉火力进行夹击,163师进攻的步兵和坦克损失很大,无法前进。在指挥所的吴恩庆看到战报后□,生气地说:“我不是一再强调,战斗中只报战果□,不报伤亡和损失情况吗□□□?伤亡和损失报多了,最容易动摇上级决心和扰乱首长思维。攻坚战斗伤亡大并不奇怪,但我们绝不能因伤亡大就胆怯、畏缩不前□。告诉营连指挥员□,要因敌而变活用战法。根据敌情地形及时□、灵活地调整战术。”不让下面报伤亡□□,这是吴恩庆一贯地要求□□。他认为□□□,担任作战的部队伤亡再多,损失再大,而没有取得战果,也就算没有完成任务。正是在吴恩庆这样的严格治军下,在整个自卫还击作战期间□□,163师没有一人被俘,没有一人失踪□□□,没有出现一个贪生怕死的,打出了一支钢铁之师□□□。

  十四、周元生坚拒色诱。同登战斗结束后,487团5连在进行搜剿时抓到了一名越南女兵。已被提升为5连连长的周元生决定将女俘虏交给华侨翻译黄泽南看管□□□。此人不久前被越南当局驱赶回中国,这次又应征参加作战帮助部队进行翻译工作□□。周元生叮嘱黄泽南向女俘虏交待中国对被俘人员的政策,并在生活上给予优待和关照。然而黄泽南在越南那边呆久了,脑子一下就想歪了,答应保证让周元生满意。到了晚上,5连宿营在村庄附近和铁路桥洞中。周元生为不影响战友休息□,独自来到一个柴房中,打着手电开始写这次同登战斗的特点和经验体会。没多久,黄泽南就把白天抓来的女俘虏带到柴房来了□□□,并讪笑着对周元生说,这个女俘虏模样还不错,特地送来让周“享用□□□”。周元生明白了□,立时大怒□,飞起一脚踢在黄泽南的屁股上,然后将他大骂了一顿□□。黄泽南还挺委屈,说越南那边的军官都这样□,我好心领会你的意思把她送来,真是狗咬吕洞宾□□□。周元生越听越气:“你什么好人心,你是在做有损中国军队政治声誉,败坏中国军队美德和传统文明,是丑恶之举,违法行为,知道吗?□□□”黄泽南挨了一会骂,似乎懂得一点了□□,说法国兵、美国兵、越南兵都玩女人□□□,中国军队就这一点不好,其实玩玩女人,享乐享乐有什么关系呢□□。周元生这时已冷静下来,严肃地说:“我们跟他们才不一样呢□□,中国军队跟他们有着两种不同性质的区别,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同时表示刚才自己的态度不好□□□,骂人动手不对,向黄泽南道歉□□,并将向上级自请处分。黄泽南连忙说我从来没见过你们这样有道德的军队□,一切都是我的错,道歉就不需要了,你更没必要向上级请求处分□□。为了岔开这个话题□□,黄泽南又问了周元生一个问题:□□“我在越南时□,听说中国军队领导人为了不使自己的官兵随意找娼妓,玩女人□□,因此□□□,在你们临出发时□,强行给每个官兵都注射了长效阳痿针□□,所以你们的阳具都勃不起来□□。”周元生一听火又上来了,大骂黄泽南是个纯粹的流氓烂崽,并掏出手枪拉动枪栓做势要打□□。黄泽南吓坏了,急忙拉着听了半天啥都没懂的女俘虏跑路了。

  十五、越南特工的“捉龙□□□”行动。在163师进攻谅山外围之际□,电侦大队截获越军的电文,说前线越南特工已奉命务必在两天内捣毁163师指挥所,干掉□□“独眼龙”师长。据此,指挥所加强了对周围地域和人员的警戒□□。当天晚上,有情况反映上来□□□,说晚饭时在指挥所下边的山腰出现了几个自称是河南第54军配属163师作战的炮兵先遣人员,打听师指挥所在哪里,结果一个挑饭上山的炊事员脱口而出就吐露了指挥所的位置□。指挥所的警卫员人根据种种迹象分析,这几个人不像是友军人员,很可能是越南特工或未被肃清的残敌冒充的□。于是迅速加派潜伏小组□,并送去两部新装备来的夜视仪□□,对山上山下进行严密的观察和监视□□□。到了次日凌晨,指挥所附近突然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炸药包的爆炸声□□□,而且先后来自几个方向。等战斗结束后□□,潜伏小组带上来一个炸伤被擒的俘虏。经过审问获悉,这伙人真是越南的特工小分队□□,化装成中国军人来偷袭163师师部和刺激边贵祥□□□,并成功获取了师部的位置,行动代号为□“捉龙□□”□。他们一共有6人,计划分成三个行动小组□□□,以两个小组采用声东击西的方法吸引分散中方警卫人员的注意力,掩护一个小组直插163师指挥所岩洞,用随身携带的新型浓缩将岩洞炸毁,一举消灭□□□“独眼龙”师长和他的指挥所。不料中方警卫人员使用了夜视仪,提前发现了这伙越南特工,令他们功败垂成。

  十六、边贵祥夜探奇穷河大桥□□□。打下谅山北市区后,预定的作战已标已经达成,第55军停止了前进的脚步。与此同时□□,越南当局通过宣传工具开始向全世界吹嘘,中国军队并没有占领谅山市□,而是被阻击在谅山以北地区。越南军队正在积极组织反击,中国军队显出了溃逃回撤的迹象云云□□□。3月2日傍晚,第55军军长朱月华和广州军区司令员先后给边贵祥打电话□,询问谅山大桥是不是还在163师部队控制下,桥梁有没有遭到损坏,第一线部队是不是在奇穷河北岸的河堤上。边贵祥接完电话后感到很奇怪,军区前指和军首长为何如此重视这座桥□□?他对吴恩庆说道:“你不觉得许司令员和朱军长给我打电话询问大桥和前沿部队态势有文章吗?□□”吴恩庆深有同感:□□“我琢磨大有文章,而且是事关全局的大文章。” 边贵祥坐不住了,提出要到前沿阵地去摸摸情况。吴恩庆认为桥头阵地与敌人仅有一河只隔□□,距离不足150米□□,实在太危险,不让边贵祥去□□□。但边贵祥坚持事关重大,一定要亲身视□□。吴恩庆见劝不住他,只好同意边贵祥先去师前指,并私下打电话给在师前指的副参谋长□□,交代他一定想办法劝阻边贵祥不要到谅山大桥前沿去□□。

  边贵祥出了师指挥所后,根本没去师前指□□□,而是连夜直接下到了的163师部队奇穷河桥头阵地。他在营连指挥员陪同下,抓紧时间观察了奇穷河两岸的态势,并查看了前沿阵地的兵力部署□□、火力配系、工事构筑和伪装等情况□。边贵祥特别叮嘱前沿营长:“要特别注意观察对岸桥台两侧水面和河中桥墩四周水面,防止敌人潜水炸桥。对这些要害部位一定组织专门火力控制□□□,千万不要大意。□□□”天亮时,师前指一纸电文打到了桥头阵地□□□:“请转告师长□□,奉军长指示,要他立即返回师部。□□□”边贵祥判断是副参谋长在假传军长指示,好在他想看的也都看到了,于是就爽快地返回了师指挥所。

  怎么样,看到这里,各位网友是不是已经对《疆埸碧血》这本书充满了关注和期待□□?有两句诗曰“闭眼难见三春景,出水才看两腿泥”,这里笔者介绍得再多也无太大用处□,精彩与否还要大家亲自看了才知道。

  在这次自卫还击作战中,163师取得了全线师级单位最为辉煌的战绩,基本歼灭越军第3师2团□□、12团和46旅独立营□,大部歼灭独立205营□□,部分歼灭公安12团□□、炮兵166团、炮兵68团和327师42团、540团□□,共毙敌5293人(不含鬼屯炮台、二清洞、三清洞窒死之敌),伤敌530人,俘敌38人□□,缴获和击毁苏制坦克6辆、装甲车5辆□、履带牵引车4辆、推土机2台、汽车58辆、摩托车28辆、各型电台21部、各种火炮95门、40火箭筒69具□□□、40榴弹发射器9具、各种1486支(挺)、各种地雷5200枚□□□、枪炮弹191万余发,以及一大批军用物资。

  163师在此次对越作战中共战斗伤亡2216人,其中牺牲612人,负伤1604人,敌我交换比为2.6□:1。163师的歼敌总数占整个同登□、谅山战役中歼敌总数的50.7%(未含伤敌数),全师无一人被俘,无一人失踪,无一连队被打散。战后,163师的488团被广州军区荣记集体一等功,487团和489团分别被第55军荣记集体三等功,全师有79个连队荣立了集体功,10人被和广州军区授予荣誉称号,并且成为了东西两线被授予荣誉称号单位、个人数量最多的陆军师。无怪乎越军曾有口号:□□□“消灭163,活捉边贵祥!”

  在战后的陆军第55军庆功大会上□□,被授予荣誉称号和一级英雄模范奖章的163师英模共有七位,而站到主席台上的受奖只有周元生和马旭旺。其余的王成富、吕志经、陈日升、张春才、叶建柏五人□,都已经光荣牺牲了,将自己的生命和热血献给了祖国和人民。当时台下有一句话最为震撼人心,也作为本文的结束语吧:□□“你看我们师有七位英雄模范,可能够站到台上披红戴花的只有两个人……”

  我军朱日和军演将打响:蓝军旅首次以红军身份参演□,扮演红蓝两种角色。

  我陆军炮兵这个大杀器傍晚连续发射画面首见,一次起步价成本300万

  我西部战区陆军金钢钻 合成旅步兵班又出现了35榴弹发射器一具

  我陆军重型合成营火力连出现1507与4507号10式120毫米迫榴炮车.□□.□□.□.□□□..

  战后昆明军区召开了作战总结会议□,会上军区和第13军对117团误判吉光胡为奔西爱进行了严肃批评,第13军军长阎守庆作了检查□□□。第13军政委乔学亭也在会上发言说:“战后我专门去了4号桥,查看了那里的地形,详细了解了情况。117团在吉光胡□□□,误判成奔西爱□□,把山梁子搞错了。这个事,军里还要彻底查办。不过446团2营打得还是英勇顽强,在夜间打掉了敌人一个加强连□□□。”

  • 本类最新
  • 精品图文

图片焦点

返回顶部